主页 > O伴生活 >拨开「集体弱智」的迷雾,连结国际追求大满足 >


拨开「集体弱智」的迷雾,连结国际追求大满足


2020-07-11

拨开「集体弱智」的迷雾,连结国际追求大满足

在台湾,国际新闻美国化,国内新闻综艺化;
在台湾,不看新闻,与世界脱节,看了新闻,又和事实脱节……
承认吧!你正处于「集体弱智」的迷雾中,还浑然不知!

社会也许集体弱智,但是个人可以与国际连结;要做到就必须先从了解国际关係开始,并透过现况所提供的讯息,理性地分析思考、判断决定。台湾应该是一个相当国际化的社会,甚至掌握国际脉动就是台湾的出路与发展,但是台湾媒体,尤其是多数电子媒体,对于国际新闻的报导越来越少。这影响到大众对于国际事件与议题的忽视,长久导致我们对世界观的缺乏。

为何培养国际观很重要?当媒体不太报导国际新闻,社会大众也不太重视时,我该如何接触国际议题,与世界接轨呢?就多看书吧!选择一本严谨、权威的相关书籍,让自己离世界更近一步。这本书以客观的角度谈到台湾现况、川普入主白宫、恐怖主义横扫全球、英国脱欧、北韩核武威胁、东海与南海争议、国际经济趋势、东亚经济整合,以及世界异常现象。这些议题不只影响国际情势,也与你我的生活息息相关。

台湾现况发展关我什幺事?
面对与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必须打破藩篱才能走向世界。台湾并非一个自给自足的孤立社会,放眼世界地图,台湾没有关门闭户的空间,唯有认清所处的处境,打破僵局突围而出,才能面对国际社会的竞争。

在台湾,我们一定要对国际情势有更高的敏感度。许多人看着电视新闻,却无法掌握当下真正重要的国际大事,甚至觉得那些国际事件离自己遥不可及,对旅游生活类的轻鬆报导反而较感兴趣。国际局势与重大事件会影响外交、政治、经济、就业以及民生面,我们除了关心在地议题,也应积极透过各种管道关心国际上的议题。藉由主动了解国际大事,养成分辨与批判能力,更重要的是培养创新思维。

现阶段台湾面临整个国际社会和区域环境变化的挑战,主要有三大方向的战略思维:接轨国际、开放经济、提升教育。这三个应该是现阶段特别让人有感的议题,不论台湾的外交处境,甚至是和国际社会、产业或是民间互动,其实都开始呈现疏离、边缘化的现象,而贸易也遇到困难,市场的确保也出现问题。

当然个别的企业家可能会做调整,但也因此对台湾的投资就无法大幅的提升,除非是做台湾的内需产业。教育方面,在实施教改后,我们的小学、中学到高等教育,在支撑台湾和国际接轨及经济开放这个层面,需要更多的有识之士与人才能够进入体制面,寻求下一波台湾的灿烂发展。

战略一:接轨国际
应该很多人都有相同的感受,一直以来台湾社会对于内部政治人物、社会事件、甚至网路消息过于关注,新闻报导多以这些事件为主,每天不断在平面、电子和网路新闻中,持续重複类似的新闻内容。相较之下,对于国际新闻与国际议题,特别是很少针对重要国际经济与教育议题的报导与分析。这使得整个社会氛围对于国际事务,感觉距离遥远,社会各层面对于这些议题连接的意愿也变得低落,长久下来造成台湾与国际事务的脱节和距离。

台湾如果要和国际接轨,开放经济、提升教育,都是要同时并进的方向。举例来说,2016年IMD(世界竞争年报)当中,台湾在评比的国家中排名第14,虽然名次还不错,但是竞争力中心主任布里斯(Arturo Bris)接受台湾媒体访问时,表示台湾的生产力,也就是每位劳工的平均产出,却是在中段班的第31名。所以虽然我们的竞争力是前端第14名,但生产力却是在中段班,经济成长快速却没有反应到人均的生产力,这都显示结构出了问题。

战略二:开放经济
开放经济指的是经济自由化,这是台湾最主要的经济出路,更是台湾经济、贸易的整体方向。儘管川普说过要重谈一些多边、双边的贸易协定,但他强调重谈也要有一个好的结果,因此在全球科技发展及贸易经济整合、贸易自由化的影响下,国际经济和贸易都是以区域或全球为範围,进行相关的分工、整合。

国家各自寻求本身较具竞争力或利润较高的利益层面投入发展,但在进入整个国际经济体系的前提下,本身也要大幅的开放,部份开发中国家一方面以保护相关产业为前提,同时快速进行市场开放,引进外资融入国际贸易体系当中,比如说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这些国家过去几年在东南亚经济快速地发展,都是因为他们能很快速的融入东亚经济整合和全球的贸易网络,造就他们今日的成绩。

台湾在已经是接近已开发国家的情况下,对于还能提出保护措施的作为并不多,但我们在相关的法规、人力资源,以投资相关规定上还是有必需开放的部份。在企业界,特别是国际相关的投资者,对台湾的法令複杂、税制繁琐,都认为是影响台湾经济发展的结构性因素。

战略三:提升教育
提升教育是所有国家最重视的问题,尤其是在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4.0后,在科技和经济型态快速的发展和变化之时,教育的投资是确保国家竞争力的要件。过去教改将技职体系升格为大学,满足了大家对学位的重视,却造成多数大学生毕业后,不愿投入技术工作的影响。

因为许多大学并没有足够的教育内容能够让学生在就学和工作之间做有效的连结,而大学的自主性不足,政策当然也受到影响,行政也受到相关的法规和会计的牵制,相关教育和高等大学课程与教学方式改革,有时会和国际变化产生脱节。

在人才的匮乏上,台大校长杨畔池曾提到,台湾对于教育整体的支出和资助,相较于其他国家,是在下滑当中,如果政府投入教育经费不能持续,那台湾的高等教育面临的危机并不是「M型化」而己,而是「整个往后」都没有办法和其他国家的顶尖大学或高等教育来竞争,他认为台湾相当地不国际化,心态相当保守。

举例而言,在台湾有开办全英语教学的学士或硕士学位的学程不多,且受限于经费及国际的连结,使得目前特别与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大陆的学校产生差别。根据教育部统计,台湾高中毕业生赴国外留学人数逐年增加,从2010年556人,增加到2014年1288人,5年来增加一倍。

台湾的大学在全世界或亚洲的排名并不太显着,虽然在理工科方面的训练仍为世界所称讚,但整体的提升是有待强化的。目前面临少子化的影响,学生人数愈来愈少,招生愈来愈困难,因此学校採取对国际学生或大陆学生的招生,但大学是否拥有国际知名度也影响国际学生来台湾的意愿,这些都需要透过修法与提升教育品质,才能够让更多更好的国际学生及大陆学生前来台湾,提升本地学生和国际的接触与竞争的水準。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