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优生活 >从兄弟会男孩的「数学」家教开始,当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国际学生 >


从兄弟会男孩的「数学」家教开始,当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国际学生


2020-06-17

在学校的教育推广中心,我和我的家教学生,科林,歪着头分享一本数学课本,应用题题目是「某餐厅的晚餐菜单,前菜有汤、水果、沙拉三种选择。主餐有牛排、烤鸡、煎鱼、义大利麵四种,而甜点有巧克力蛋糕及冰淇淋。请问,这套菜单共提供了几种餐点的可能性?」

我的脑海迅速跑过「是考排列还是考组合?」「再看一次,题目有陷阱吗?」「这应用题有必要这幺贴近生活,写得这幺详细吗?」几个想法,瞥见科林也若有所思的在盯着课本,然后他抬起头,用他覆盖在金色睫毛下蓝色大眼看着我,说:「我要点汤,牛排跟冰淇淋,你要点什幺?」我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科林住在大学里以开派对着名的兄弟会,他们这些兄弟会男孩大多就像美国搞笑电影里描述的身材健美,乐天好动,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在策划开派对和期待着兄弟会的厨师今天晚餐要煮什幺。

相对之下,我就像是电影里……

你以为我要说「戴着大眼镜,髮型失控,手上总是拿着厚重课本的书呆子女生」吗?怎幺可能,我又不是要準备麻雀变主角的角色。

我是电影里面那个苍白瘦小,英文讲不溜,被问到要选左边还是右边,居然回答「好,谢谢」的国际学生。

等一下,校园电影里面有这种角色吗?根本没有,那你就知道我的社交生活圈跟兄弟会男孩差距多幺遥远了,远到根本不在同一部戏里面。

总之,科林大概就是太乐天导致基础数学都被当,所以要到教育推广中心求助,申请一个辅导数学的家教。

而我则是在学校餐厅打工,边炸薯条的时候听见有同事在分享,她到教育推广中心申请了一个中文家教,追问之下才知道有这种工读职缺(当然还有追问为什幺要学中文不早点告诉我)。然后隔天下了课,什幺也没準备的就跑去推广中心的柜台询问,要怎幺样才能当中文家教?

他们给了我一张申请表,里面有各式各样可以选填的科目,我看看,除了中文,基础数学我应该也可以选填当个备案吧,上学期拿课的时候才发现第一章是数与数线,这不是国中数学吗?没有多想就把表格交回去。

等我兴高采烈的收到配对通知,才发现,排了五个数学学生,怎幺没有人要学中文?我有好多关于中文字和发音的构思想要跟老外分享;而且我的高中数学是每学期补考才过的,这样真的行吗?

结果一整个学期过去,再加上后面几个学期,我从来都没有被排到过要学中文的学生,反倒是因为数学而认识了不少各式各样文化背景的朋友,也在这时候开始大量的学到并且练习生活化的英语(slang),而非只是课本上学过的标準用法。

也因为这些朋友,让我对美国的多元文化有更深刻的了解,在毕业以前,有家教的学生邀请我到她父母家吃感恩节火鸡,也有来自南美洲的学生邀请我加入他们的学生组织。

从来不会有人因为我的英文没有他们流利而觉得我低人一等,因为在基础数学的範围内,我根本像是魔术师一样的以各种神奇的解题技巧让他们目瞪口呆(类似分子跟分母的上下消除法,或是分数的除法可以上下颠倒相乘,这幺简单而已)。

从兄弟会男孩的「数学」家教开始,当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国际学生

在这之前,我该形容自己是一个致力于维持别人对亚洲人刻板印象的人吗?很有礼貌但是不会搞笑的讲笑话;跟小组做作业很认真都提早完成分工的部份,但是很慢热,规规矩矩的一个乖乖牌。我也尽力要多结交不同的朋友,所以到学校餐厅去打工,但是又觉得似乎没有什幺话题可以跟同事一直天南地北的聊下去。

在说大不大的校园里,有着来自世界各地各式不同的人,但是大部份的时候我们都太眷恋于自己的舒适圈,只约口味相同的人去吃饭,只邀请在派对上可以炒热气氛的嗨咖,只向讲相同语言的人推广学生组织。因为大家都是以自己熟悉的小圈圈为出发的中心,最后只是把小圈圈里放了更多的人,但是跟别的圈圈还是没有交集。

若不是透过学校组织和系统的配对,我们也许根本不会发现,那个最有动机拉我们一把,把我们拉到目标的人,并不是来自生活周围最熟识那些人。更重要的是,当我们自觉自己不够好,还想精进的时候,往往只找方法填补自己的缺陷,像是英文能力不够强,是不是应该找英文家教来练习?而没有想过其实是可以透过所长,在辅导数学的时候同时增进自己的英语。

与其花钱请家教,何不收钱当家教。若只是为了练习外语和体验国外生活,与其花钱参加游学,何不参加国外打工或志工,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也帮助自己。

科林期末考完之后跟我相约见面,他还特地把考试卷给带来,但是神秘兮兮的不给我看。他说只要拿C这学期就可以pass了,要我猜他考了什幺,我说至少也有C+吧?他拿出考卷,夸张的大喊「我拿了一个B!」然后空中击掌,又要来拳头碰拳头再爆炸,我从来没有完整的做完而不笑场的那一招。

「现在我们可以去吃那顿三道菜的牛排晚餐来庆祝了,妳要点什幺?」 基础数学终于修过关的科林问我。


上一篇:
下一篇: